Oology and Others

蒐集鳥蛋與鳥巢作為一種讓人困惑(甚至有點好笑)的收藏興趣,從十八世紀的英國開始,隨著規模擴大而成為一種系統化的,具社交價值也有利可圖的收藏門類。雖然偶爾在鳥類學底下被零星的研究,但更多時候還是作為一種觀賞品。二十世紀中期起,野生動物保護法逐步禁止私人擁有鳥卵學收藏,眾多私人藏品不得不轉向博物館,龐大的收藏一方面間接促成了日後意想不到的跨學科研究,但也導致鳥卵學逐漸離開公眾視野,成為一門幾乎被遺忘的收藏/學門。

 

從鄉野玩意到科學館藏,鳥卵學的曖昧和難定位,使得其可討論的面相非常的分散。蛋的完美卻脆弱,巢的平凡而偉大本自引人入勝,但促使我對鳥卵學產生興趣的根本原因,還是因為背後驅動的慾望歸根不過就是「人,想要收藏/據有來自自然的漂亮東西」,簡單素樸,如此而已。

 

因為相關的研究跨度廣大,我姑且嘗試以編年史方式思考,OOO (Oology and Others)每次發表將各自選定一段時期。有的作品是啟發於正規科學研究、有的跳躍到不太相干的脈絡,也有的只是想像;從而擴大所謂鳥卵學的意義。

 

此展覽,以2020-2022的當下時空,家居(人的巢)為起點。以疫後成為常態的視訊會議為靈感的一系列紙本素描An Eggy Video Meeting,挪用視訊這過去兩年間最常見的交流介面,以非人觀點去思考觀察自然對於非人生物來說何嘗不是一種社交尷尬?Domestic Dominion Degradation解構蛋與巢的造型,將其視為一種自然與人為造型的共識,以材料本身特質以及額外置入流行電影的符號去隱射當下世界的不穩定。最後Uterus Is a Kiln, Egg Is Fired從一尊東德生產之戴勝鳥的陶瓷收藏品出發,以蛋彩畫與動畫為媒介,呈現內與外,蛋與陶瓷,數位與繪畫的對比。

 

(此計畫發展於進駐英國戴芬那基金會期間;受台灣文化部及台北市文化局創作補助;展覽由德國參議院文化與歐洲部以及台新銀行文化與藝術基金會贊助。)

 
 
 
 

 

An Eggy Video Meeting

鉛筆、色鉛筆、麥克筆、膠墨筆、壓克力墨水、紙

19.75×34.95 cm, 20.6×33.2 cm, 18.2×33cm, 19.7×30.3 cm

2022

煩躁的視訊會議中我的注意力常分心,遊走到人物後方空間。模糊的背景也模糊了人際邊界,在小小視窗中窺見陌生人的私人家居,偶感尷尬但並不抱歉。

 

這場從鳥窩連線,沒有人類參與的視訊會議,誰召集了誰?討論什麼?誰在發言?無從得知。非人的胚胎(蛋)卻有者人的名字,因為許多鳥類本就與人共用名字。有的鳥類美好,自古就被借用作人名,也有的鳥被好事的發現者紀念成就而被冠名。

 

窩與家已是個體的小自然,但本能與慾望依然驅使我們探索更外的大自然。偶爾從中獲取自然紀念物,行為雖不光彩卻足以提醒我們自己並不特別。然而探索亦是打擾,非人生物之中,鳥類的“家”,其巢與蛋的精巧多變格外引人入迷。所以即使對人自己來說,成家與繁殖應屬私密的行為,(鳥的)巢與蛋們還是被從看似開放其實保有隱私的自然中暴露,無從選擇的被公開到人類面前成為收藏品、標本或圖片。

*****

eggy

/ˈɛɡi/

(英,俚語) 有點惱人。

 

 
 
 

 

Domestic Dominion Decomposition

光固化樹酯、UV漆、UV光源、地毯

空間尺寸

2022

 

將畫一顆蛋時螺旋與弧形的運筆立體化成為3D列印雕塑,融合巢與蛋兩種屬性成為新的結構,使整體成為蛋與巢之間不分裡外、承載/被承載的集合。當觀看角度變換時,自負空間中衍生出窩的輪廓。

 

這些半透明的雕塑放置於地毯上,地毯讓人想起家的佈置,並且依著3D模型的展開圖剪裁成不規則幾何形。這些地毯帶有侏儸紀公園/世界的電影主題,除了恐龍作為古早蛋生動物這一層意義,Jurassic World Dominion這一部原本計畫在2021上映的好萊塢電影,是眾多受新冠疫情影響延遲的項目之一。侏儸紀公園/世界系列中提出人類操控基因科技導致的失控災難,以至於到最新一集的標題“Dominion”無不可看作是與當下現實對照的一種諷刺。

 

地毯上的雕塑在UV光照射下發出淡藍紫色的螢光,呼應鳥類可能是透過UV光譜的維度來辨識自己的蛋。最後這些以UV光固化樹酯列印的雕塑在這個帶有居家隱喻的場域中,面臨長期曝光於UV光源之下逐漸變質甚至裂解的風險。

 

 

Uterus Is a Kiln, Egg Is Fired

蛋彩、雙頻道高清錄像

空間尺寸

2022

 

從拓譜學的角度,每一尊翻模製作的陶瓷鳥,封閉且空心結構與一顆蛋並無二致。換個角度來說一顆蛋是否也可以當成在鳥肚中燒製的陶瓷?

 

展覽中的最後一件作品是一件錄像裝置。首先建模一尊東德V.E.B. Porzellanfiguren Lippelsdorf (Wagner & Apel)的陶瓷戴勝,之後將拆開的Texture map繪製成一幅蛋彩畫。爾後將陶瓷戴勝的Texture map以軟體重複做自動填滿,因為每次運算都會有微小的差異,圖檔串連撥放後得出近似流動質感。最後以另一部動畫展示陶瓷戴勝模型展開與聚合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