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養 

鉛筆紙本

29 × 21 cm

2009-2013

馴養是人類長期以來利用自然資源的經典方式。我視網路世界為今天的新自然,以“animal + kiss”的搜尋組合在網路世界展開虛擬狩獵(safari)。當搜尋形同狩獵,網路圖片形同獵物,下載即是捕獲。

 

維持原始像素比例印出捕獲的檔案,讓數位圖片以最接近野生的樣貌進入實體世界。圖片周邊的留白有如數位圖像無法完整融入實體世界而產生的負空間,也是自身加諸的框。而所謂的“馴養”則是以素描作為手段,將列印的圖像手繪在常見的A4紙上頭,成為傳統手工對現代傳播的反向征服。影像以最為簡約的狀態顯現(黑白影印),繪畫也以最質樸的手法回應(單色素描),影像與繪畫交會在最低限的狀態。精細繪製在A4紙上的素描,成果乍看如同影印,然而細查便會發現顆粒感的墨點已被鉛筆的筆觸痕跡取代。有如被馴化的動物生理外形依舊,然而本質已被人所施加的規訓給潛變。

 

不同於人類之間的口部接觸被賦予了愛與友善的社會意義,野生動物之間,探索、餵食、清潔等……才是口部接觸的主要功能。與人類之間的親吻違背動物的野生本能,然而唯有被馴化的動物,才能精準的控制肌肉與神經反射,給出人類眼中愛與友善的一吻。這看似輕盈微小的接觸成了一頭動物被人類馴養的證據。

 

我馴服了網路影像一如人類馴服了動物。